分類 - 國際學海迷津

國際學海迷津

122|誰是民粹?互聯網時代的歐美民粹主義

近年以普京、埃爾多安、杜特爾特等為代表的強人政治崛起,同時又有一批以特朗普為首的非主流精英,通過吸納非精英選票,顛覆政壇潛規則。這現象可追溯至2008年金融海潚,傳統保守派、自由派、社會民主派政黨均無法改善經濟、民生,「反精英」逐漸成了民粹主義者的武器。然後,「伊斯蘭國」在中東擴張,產生的難民潮困擾多國,「反移民」成為各地政黨競選時的另一主張。外界解讀以上趨勢時,經常以「民粹主義」形容,但究竟甚麼...

國際學海迷津

121 | 核武大國核戰程序比較編:北韓最危險?

北韓核危機沒完沒了,上週我們談及美國的核武戰略和相關制度,反映特朗普要是一意孤行,發動核戰,權力也許不在金正恩之下。究竟北韓是否最危險的擁核國家?要解答這問題,除了了解美國核武政策,還得同時檢視其他擁核國。 俄羅斯核戰略 假如單看官方立場,核武政策最激進的並非北韓、也不是美國,而是俄羅斯。在美蘇冷戰時期,蘇聯建立了世上最龐大的核武庫,蘇聯解體後則為俄羅斯繼承。儘管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俄曾就削減核武...

國際學海迷津

120 | 土耳其版《走向共和》:重新肯定「亡國蘇丹」的背後

一直以來,有些國家的影響力被長期低估,區域大國土耳其是其中一個。當地近年出現的「變相革命」,特別是埃爾多安在未遂兵變後的擴權,也和世界二元角力的大潮流暗合。這段期間,土耳其內部忽然興起「重構歷史」風潮,鄂圖曼帝國衰亡的歲月,成了重點研究對象。 根據傳統史觀,19世紀後的鄂圖曼帝國是積弱不振的「近東病夫」,和「遠東病夫」大清帝國「齊名」,西方列強在境內為所欲為,最終在一戰戰敗,帝國解體,全靠走世俗主...

國際學海迷津

119 | 政治正確之戰,俄羅斯版:烏克蘭「大饑荒」Vs「大屠殺」

美國掀起「政治正確之戰」,重構歷史蔚然成風,而類似劇本在世界各地都有上演,有些以內部角力為主,有些則以鞏固身份認同、抵抗外敵為目的。例如一戰期間的「亞美尼亞大屠殺」,就至今不獲土耳其承認,雙方為了這段史實,依然劍拔弩張;1932-33年的烏克蘭大饑荒是否一場「大屠殺」,也是牽動俄烏關係的歷史之戰。 烏克蘭黑土地土壤肥沃、烏克蘭人農業耕作經驗豐富,有「歐洲糧倉」之稱,為何曾發生大饑荒?這事發生在斯大...

國際學海迷津

118 | 新界六日戰爭之後:英國「間接管治」的國際視野

新界元老劉皇發病逝,對港人而言,自然知道他的份量。但要對外國人解釋何謂「新界王」,單憑他的一連串公職,無疑不著邊際。唯有通過比較政治視角,由港英時代對新界的間接管治開始閱讀,才能發現「發叔」這個title,其實和不少英國殖民地的土司、土王,異曲同工。 例如在印度,英國殖民時代保留了大量土邦,賦予土王內部管理的權力和威嚴,到了印度獨立,不少土邦早已尾大不掉,甚至一度拒絕加入印度或巴基斯坦。在馬來亞、...

國際學海迷津

117 | 特朗普「新政」:美國總統權力有多大?

特朗普上台,顛覆國內一切潛規則,也重構了全球秩序,越來越多人問一個美國政治入門問題:究竟美國總統權力有多大?雖然美國人對憲法互相制衡的分權原則十分自豪,但美國總統要是一意孤行、毫無自我制約,影響力還是遠超想像,也不是立法、司法機關能夠輕易監控的。 根據美國憲法,總統身兼「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兩大職務,也是美軍最高統帥,權力自然比議會制領袖大,主要靠「三權分立」、「聯邦Vs地方」等框架制約,這些...

國際學海迷津

116 | 克林頓的創意:耶路撒冷聖殿山的「地上Vs地下主權論」

高鐵香港站「一地兩檢」爭議期間,有法律學者提出「地下主權論」或「地下授權論」,雖然普遍被視為過份超前、創新,但在國際關係上,卻不能算是原創。為這個概念發揚光大的人,乃前美國總統克林頓,應用對象則是以巴衝突中的耶路撒冷舊城區聖殿山。筆者去年曾與中文大學MGPE學生到當地考察,對這個理論的創意,印象特深。 時為2000年底,以色列總理巴拉克、巴勒斯坦領袖阿拉法特在克林頓斡旋下,在美國戴維營進行和談,宗...

國際學海迷津

115 | 他者眼中的特朗普:國際關係的「女性主義學派」

國際關係愛好者對現實主義、自由主義、建構主義等理論,想必不會陌生,但往往是其他非主流理論,更能見人所未見,例如「女性主義國際關係理論」。主打陽剛的特朗普上場後,是否正是女性主義發揮的年代? 在眾多國際關係理論派系中,女性主義是十分年輕的,不過源自1990年代,批判主義(Critical theory) 進入國際關係領域之時。這學派的宗師Cynthia Enloe是美國Clark Universit...

國際學海迷津

114 | 德國經濟霸權,是否全球福音?

剛剛過去的德國漢堡 G20峰會充滿張力,和一年前的杭州峰會已經是兩個世界,自然不是甚麼「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峰會期間,美國總統特朗普成為眾矢之的,繼續批評其他國家對美國「不公平」,而默克爾的國際威望卻越來越高,被各國信任指數遠遠拋離特朗普,二人彷彿來自平行時空。但德國以「正義」形象出現世界,又是否必然的全球福音? 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的專題,就是探討這問題,單是封面展示的數據圖表,已極具心思...

國際學海迷津

113 | 薩爾蘭回歸德國之後:「大統一」前的「小回歸」啟示

曾幾何時,「一國兩制對台灣的示範作用」,可算是香港回歸中國的一大價值,也是北京讓香港維持原有生活方式的誘因之一。這種「以小搏大」的槓桿作用,其實並非中國獨家,而是以兩德統一前的薩爾蘭(Saarland)回歸為藍本:當然,「一國兩制是中國的偉大創造,獨一無二,不能直接和各國比較」,薩爾蘭的歷史身份、回歸過程等,都和香港截然不同,不能直接對號入座。但是「大統一」前的「小回歸」,卻充滿對香港、台灣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