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財經新聞 深度評論 背景脈絡

沈旭暉國際評論:2017-2018回顧與前瞻大趨勢

Written by 沈旭暉

2017-2018回顧與前瞻大趨勢(四之一)

每年的國際大事回顧,總是一連串的流水賬,誰人當選、哪裏有內戰和恐襲、或大國簽署了哪些條約,幾乎是約定俗成,而這些大事的演繹,往往和本地、經濟、娛樂、生活等大事回顧完全割裂。但假如我們用一個宏觀框架,去理順過去一年的國際大事,再前瞻2018年的天地,又會怎樣?

  1. 特朗普、馬克隆、約翰遜:共享經濟打破壟斷,也打破政治壟斷

「共享經濟」的概念自然並非始於2017年,但去年在世界各地都進一步成熟,已經顛覆了傳統經濟運作,各行各業都出現「Uber化」苗頭,新生代都在想怎樣利用科技,釋放人的剩餘產能,去打破中介機制的壟斷,同時改變非黑即白的身份認同。其實被打破的,在政治層面,同時還有各地主流政黨的壟斷:特朗普正式上台,被各地媒體評為去年頭等國際大事,而他得以當選,就是靠「另類右派」的媒體動員,來取代傳統共和黨的精英機器。至於他當選後的種種驚人之舉,無論是國際層面的孤立主義也好,只有本地人關注的改革宗教捐獻法案也好,其實都是要鞏固自己的動員機制,多於有甚麼宏打藍圖。2017年當選法國總統的馬克隆,與及他的對手極右派馬琳勒龐,同樣是依靠全新政治動員機制,來打破左右兩派戰後對法國政壇的壟斷。在英國脫歐投票後,躍躍欲試想另起爐灶的約翰遜,同樣是在看準這個空子。未來各地的選舉,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的新型政治動員,會是不能逆轉的趨勢,而從中也可以變出無窮商機,不少創投已經針對這個新興市場而出現。

  1. 班農、郭文貴:人工智能演算法則,與極端主義興起

特朗普在歷史的地位,可能只是一個過客。畢竟他是一個傳統生意人,不見得對「另類右派」的意識形態衷心擁護,也不見得真的有魄力改造美國,何況他還要照顧家族利益。但特朗普團隊內,卻可能有這樣的人,那就是筆者心目中2017年的真正風雲人物:美國另類右派「國師」班農。特朗普的限制穆斯林入境禁令、種種打貿易戰的威脅、乃至興建墨西哥圍牆等創意,幾乎都是來自班農,而據班農所言,要不是特朗普親信如女婿庫什納、加上共和黨主流派等共同阻撓,去年的天翻地覆,遠不止於此。班農中途離職,影響力卻繼續上升,甚至有傳他考慮在特朗普不能完成任期時,自行競逐總統。班農的憑藉,除了他代表的意識形態,還有他掌握的技術:通過人工智能演算法則,固化激進主義的支持,讓過去不能宣之於口的「政治不正確」表述,堂而皇之出現,並成為一個群體的信仰。相信在未來,利用這種方式固化一個群體,作為自己權力基礎的「狂人」,會在不同時空不斷出現。去年流亡海外的內地富商郭文貴成了網絡紅人,聲言要和班農合作搞「網媒」,可能是其中一例。他們的目的不一定是要當選、執政或革命,因為在新時代,「權力」的定義再不一樣,單純觀察誰佔據台上位置,已顯得過時。

小詞典:班農(Steve Bannon1953-

特朗普委任的「首席策略師」,並非來自權貴家庭,而是工人出身,先後在名校喬治城大學、哈佛大學畢業,曾從軍多年,然後加入高盛銀行工作,繼而開拍電影,再創立「另類右派」新聞網站「布萊巴特新聞網」。2017818日,班農辭去白宮職務,但明言依然和特朗普有直線聯繫,普遍相信他以在野身份配合特朗普,而保持了體制內的話語權,影響力可能更勝從前。

2017-2018回顧與前瞻大趨勢(四之二)

  1. Kevin Spacey、芝麻信用:串流與大數據的新社會規範

昨天談及2017年確立了全球新社會結構,人類的消費、生活模式自然出現根本改變,例如電視已經成了新一代眼中的古董,Netflix則成了主流。Netflix劇集《紙牌屋》在美國大行其道,捧紅了男主角Kevin Spacey,正具有相當代表性。更戲劇性的卻是Kevin Spacey同年爆出特大醜聞,被指多年來性侵犯不同男性,包括未成年少男,令他被Netflix辭退,這也是《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MeToo」運動的高潮。整個「#MeToo」運動,先是鼓勵名人對從前被性侵犯的不幸經歷勇敢站出來,再給予無數同路人勇氣,造成雪球效應;但運動得以成功,除了有名人加持,其實和年前的「冰桶籌款」一樣,也是全賴網絡社會的動員模式,再利用人性,夾雜若干獵奇、私人恩怨等,這已成為一道成功公式。與此同時,2017年更多人提出加強運用「大數據」,例如建立每個人的資料庫,那時候,即使只是被指「涉嫌」性侵,可能也會被放進檔案;幾乎同一時間,馬雲阿里巴巴旗下的「芝麻信用」在中國正式啟用,也是利用大數據,為每個人的信用評級,背後的倫理,和「#MeToo」頗有相通之處。在個人私隱幾乎不再存在的年代,網劇《黑鏡》的種種情節,恐怕很快會化成真實。

  1. 華裔小粉紅、印裔軟實力:由網絡民粹、化為現實政治與商機

表面看來,2017年沒有像2016年那樣充滿「黑天鵝」,法國、德國等選舉沒有意外結果,歐盟未有即時解體危機,全球股市也沒有受進一步衝擊。但「2016黑天鵝」的結構性背景,其實並沒有改變,「全球化既得利益者」抗衡「全球化輸家」的二元對立,還在持續。人口流動便捷化的焦點,除了西方的穆斯林新移民,還有各地華裔,其中一個例子是澳洲:去年澳洲興起大規模「黃禍」討論,不少政客被指受北京收買,然後掀起連鎖效應,媒體再針對不少澳洲學府、公司已被華裔主導的事實。在中國經濟起飛、中產大增、民族主義同時上漲的新時代,所有國家都要面對同樣的兩難,明年各國既要中國資金、又擔心被中國「尖實力」(其中一個2017年新興詞彙)刺傷的情況,會更加明顯。北京不再容許亞太各國在中美之間「對衝」,像針對新加坡、斯里蘭卡等,以及對台灣當局越來越大的壓力,去年也表露無遺。中國有如此實力,除了因為經濟騰飛,人口基數在互聯網3.0時代,也發揮了極大優勢,其實還有一個有同類優勢、但被忽視的強國:印度。印度人口優勢和中國不相伯仲,而且受惠於大英帝國的人口遷徙政策,令不同大洲都有了印度人主導的國家,加上印度文化能以英語輸出,令印度軟實力越來越強,去年不少印度電影在全球大行其道。若說未來還是「西方文化」主導全球,看見中印兩國佔全球1/3的人口,在網絡3.0時代,還有人相信嗎?

小詞典:尖實力(Sharp Power

201712月,《經濟學人》以「中國尖實力」為封面,分析中國如何利用各地代理人和自身經濟實力,強加自身意願和價值觀於世界各地,通過滲透各國「肢體」,以達到控制各國「大腦」的目的。這名詞有別於以往的「硬實力」、「軟實力」、「巧實力」等,最初由美國民主基金會提出,基本上為中國崛起度身定造。

2017-2018回顧與前瞻大趨勢(四之三)

  1. 習近平、普京、沙特王儲:新威權主義主導全球

這幾日談過的2017新時代,以網絡3.0為基礎,衍生到人工智能、大數據等,只會不斷暴露民主制度的弱點,同時卻是威權政體的佳音。只要政權懂得、並有龐大資源和技術應用新科技,知道怎樣操控民意、迎合人性陰暗面,威權體制在可見將來,會變得如魚得水,而且很可能是主流。2017年叱吒風雲的全球強人:基本上都行類似路線,其中因為美國政體的制約,特朗普在他們當中,已經是最弱勢,但依然掀起無數波瀾。此外,十九大連任的習近平、幾乎鐵定於2018年連任的普京、民望超過80%的印度民粹總理莫迪、鐵腕掃毒的菲律賓狂人杜特爾特、成功打破「凱末爾主義」的土耳其強人埃爾多安等,都是這個模式的典範(某程度上,緬甸軍方和「前民主女神」昂山素姬在羅興亞人問題上合體,也是一例)。最值得一提的,還有去年加入這行列的新人:沙特王儲穆罕默德,他一手製造的危機例如制裁卡塔爾、支持伊朗反對派搞局、空襲也門等,都令中東更不穩定,但他同時在國內搞改革開放、反貪腐,也是希望在大數據管治下重新出發,成為內外都強勢的領袖。踏入2018年,「沙特王儲牌」會是中東、乃至全球的最大變數,而他鎖定伊朗為死敵,特別令人擔憂。

  1. 崩潰中的伊斯蘭國,俄羅斯與伊朗的危與機

年前肆虐中東、激起全球恐怖主義浪潮的ISIS,去年失去大部份領土,先是喪失敘利亞的不少名城,然後失去伊拉克石油重鎮摩蘇爾,目前控制的領土只有全盛期的2%。伊拉克政府已宣佈光復全境,大力支援敘利亞的俄羅斯也說功成身退,ISIS領袖巴格迪達則多次傳出死訊。雖然去年英國、法國、西班牙、埃及等依然有大規模恐襲,但這是全球化時代的大趨勢,不會因為ISIS消亡而停止,反而恐怖份子可能要證明自身存在,而變得更不近人情(例如埃及清真寺恐襲)。然而作為一股政治勢力的ISIS失去土地,始終是去年最振奮人心的新聞。ISIS忽然兵敗如山倒,與俄羅斯、伊朗、土耳其等連成一線,以及美國在中東的影響力大幅下降,關係密不可分,剩下來就要看明年伊拉克政府能否徹底復原(現任總理擊退ISIS、又利用庫爾德人單方面獨立公投而收復「叛亂」土地,聲望如日方中),與及敘利亞內戰的各方談判如何進展。不過ISIS失利,也是對遜尼派的打擊,自居遜尼派領袖的沙特,幾乎肯定會策劃針對什葉派、特別是伊朗的大戰略,相信也會得到美國、以色列的響應。須知在伊朗、黎巴嫩等國的民間耳語,ISIS不過是沙特顛覆什葉派的工具,一雞死一雞鳴,未來的挑戰,可能更嚴峻。俄羅斯、土耳其、甚至中國,會否趁這機會加強在中東的影響力,也是地緣政治可能出現的變局。

小詞典:穆罕默德王儲

沙特國王薩爾曼之子,20176月,薩爾曼廢掉自己兄長的兒子,改立穆罕默德為王儲,打破了沙特立國以來兄終弟及、排序相傳的傳統。穆罕默德之前擔任國防大臣時,已經通過出兵也門樹立權威,尤其對什葉派態度強硬,對內則推出「沙特願景2030」計劃,同時厲行反貪腐,把沙特首富收監,處處顯示出強人本色。

2017-2018回顧與前瞻大趨勢(四之四)

  1. 金正恩、文在寅、安倍晉三:新現實主義的共生關係

假如日前提及的一系列2017強人,都是「新威權主義」代表,全球的「極權主義」代表,大概只剩下北韓金正恩一人,而他的權勢在2017年,同樣有所進展。金正男去年1月遇害後,金正恩似乎已經完全鞏固權力,一連串的成功導彈試射,包括導彈越過日本領土的挑釁、射向關島美軍基地的威脅,加上據西方消息推論,肆虐全球的電腦病毒WannaCry也是北韓手筆(這是不少中學生投票選擇的2017年最重要國際新聞),都令金正恩彷彿成為「世界第一狂人」,而且攻勢與時並進。然而風雨欲來之外,兩點是沒有改變的:美國沒有能力對北韓「先發制人」、而又能避免毀滅首爾,其實是無計可施;中國沒有能力既對北韓全方位制裁、而又能防止北韓難民湧入,也只能繼續被金正恩綑綁。因此,東北亞緊張局面,只是各取所需:美國利用「北韓牌」對中國商貿談判施壓;中國利用「北韓牌」強化自身在亞太區的仲裁地位;日本會利用「北韓牌」擴軍(自衛隊艦隻升格為航母已經可望可即);南韓本來也利用「北韓牌」在中美之間周旋,一方面部署「薩德」,另一方面大舉進入中國市場,只是前總統朴槿惠因醜聞下台,新總統文在寅要重演一次「對衝」而已,相信他在倒向中國的姿態宣示過後,最終還是要向美國有所交代。

  1. 中國能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化領袖」嗎?

連串國際大事的連鎖效應,就是經過2017年,美國的「全球化領袖」地位不再,取而代之的,卻可能是中國。特朗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TPP等,並非美國失去領袖地位的全部原因;美國在資訊科技的應用優勢一方面被逐步趕上,另一方面也失去道德高地(斯諾登、匿名者等繼續高調揭秘),同時又被各地黑客列為主要攻擊對象,俄羅斯更在「通俄門」大出風頭,馬雲、馬化騰等的網絡已經深入美國,FacebookGoogle等進入中國卻接連觸礁,都令美國通過科技強化全球領導優勢的藍圖,出現變數。2017年新上任的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對美國的好感、依賴只會更少,而中國的「一帶一路」基建大戰略,伴隨著不少國際制度框架建設,都在醞釀一個二戰以來首次出現的全新國際權力架構。挑戰美國秩序的,還有去年大出風頭的比特幣,相信更多的虛擬經濟嘗試,會在2018年出現;馬雲倡議的「E-WTO」要是真的成型,可能又是一個權力轉移的契機。然而美國要是真的當不成全球化領袖,究竟是中國漁人得利,還是代表整個主權國家陣營都面對挑戰,卻是目前難下的定論,但若相信特朗普真的「令美國再次偉大」,就不太現實了。

小詞典:WannaCry

電腦病毒,20175月全球爆發,通過電腦程式漏洞勒索用戶,造成網絡癱瘓,西方各國、俄羅斯、中國內地都有大量用戶受影響,甚至波及政府機構和內聯網,造成全球大量經濟損失。美國輿論、英國國家網絡安全中心、微軟等都認為病毒來自北韓。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