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

726|俄羅斯2018大選:普京怎能不連任?

Written by 沈旭暉

明年最重要的選舉,也許是俄羅斯總統大選。雖然結果呼之欲出,但如何進行、演員如何按劇本演出,依然很有看頭。

根據俄羅斯憲法,總統只可以連任一次,但卸任後又可以再次參選,所以普京-梅德韋傑夫這對「總統+總理」互換組合,足以無限期壟斷俄羅斯。普京雖然未表態連任,但沒有人懷疑國會最大黨「統一俄羅斯」推選的,只可能是他。

雖然俄羅斯實行「超級總統制」,但國會也不是沒有權力。目前在俄羅斯杜馬,梅德韋傑夫領導的統一俄羅斯在 450 席中佔 343 席,比 2012 年增加了102 席,在上次大選的總得票佔 54%,大比數拋離俄羅斯共產黨、極端民族主義政黨自由民主黨等對手,無擬是對普京強政勵治的最有力支持。如果普京出選,以去年政黨支持度計算,哪怕是雙階段投票制,也可能只需一回合,就以大多數勝出。

普京的國內民望從來高企,對一個長期執政、國內又畢竟實行一人一票的大國而言,這樣的支持度,絕不容易。2014 年,俄羅斯兼併克里米亞後,普京雖然被國際社會制裁,國內民望卻進一步高攀。根據今年6月美國Pew Research 的調查,高達87%俄羅斯人對普京表示信任,雖然在部份細項的支持度有所下跌,但大部分指標都超過50%,加上在政治正確大潮下,主流媒體都已歸邊。在俄羅斯,此刻也沒有能取代普京的政客。

無論是俄共、還是自由民主黨,雖然算是反對黨,但其實也是「普京主義」的夥伴。普京的中央集權、國有化資源、福利社會等政策,脫胎自俄共左翼綱領;愛國思想、民族主義情懷,則與自由民主黨相近,而沒有兩者各自的極端。普京也是利用兩黨在政治光譜上的邊緣位置,把自己鎖定在「中間路線」。因此,反對黨無論在國會、還是總統選舉,都只是普京的陪跑,俄共久加諾夫、自由民主黨日里諾夫斯基,都是長期飾演「忠誠反對派」的角色而已。

真正值得留意的,反而是可能代表公民組織Civil Initiative出選的前電視台主播Ksenia Sobchak。她的父親是聖彼得堡前市長Anatoly Sobchak,更是普京恩師,但她本人強調「普京不代表我」,以「俄羅斯 Paris Hilton」之稱號,一直參與社運,推廣女權、自由市場、同志平權等「西方」價值。對俄羅斯出兵克里米亞、敘利亞等大受民族主義者歡迎之舉,她則不以為然。雖然Sobchak有明星身份,但動員力弱,相信難以威脅普京。

有動員力的「真‧反對派」則是律師Alexei Navalny 他在 2011 年的反國會選舉舞弊示威中被捕,之後組成反普京政黨「Progress Party」,參與 2013 年莫斯科市長選舉,今年更組織多個大型反普京、反貪污集會,10 月初因為非法集會被判入獄。根據剛提及的Pew Research 調查,多於一半人認為近年俄羅斯貪污惡化,Alexei 就以此為切入點,不斷舉行示威,參加人數以萬計,普京也開始忌憚。因此,不少人認為 Ksenia 參選,只是為了分薄Alexei 的票源;不過以普京的強勢,其實不用任何手段,連任也只是小事一樁。

小詞典:統一俄羅斯 (United Russia)

俄羅斯聯邦執政黨,2001年成立,由兩個主流政黨合併而成,現任主席是總理梅德韋傑夫,普京也是該黨成員,相信將再次獲其支持參選總統。統一俄羅斯目前在國會佔絕對多數,有成為「全民黨」的傾向,政治光譜上則屬於中間派,鼓吹愛國主義,因為普京的聲望而得到支持,但近年也有不少針對其貪污腐化的批評出現。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12月6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