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 深度評論 背景脈絡

從十月革命百週年的「政治正確」談起

Written by 沈旭暉

今年是俄國十月革命 100 週年,各國的處理手法,比週年紀念本身,更值得閱讀。

對不少老一輩俄羅斯人來說,蘇聯也是現代俄羅斯的起步點,「蘇聯」和「俄羅斯」的分野並不明顯,沒有不大事慶祝的理由,而同屬前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白俄羅斯、吉爾吉斯,也發行了官方郵票紀念。不過俄羅斯政府和普京卻對此冷待,克里姆林宮發言人更謂:「有甚麼好慶祝?」

這並不代表普京本人不懷念蘇聯,只是單純的懷念蘇聯,卻不符合「普京主義」的利益。自從蘇聯解體,在葉利欽時代,一度厲行「去蘇聯化政策」,「十月革命」這歷史事件的紀念雖然沒有被禁,卻開始不再宣之於口。1996年,葉利欽將「十月革命紀念日」改名成政治正確的「民族和諧和解日」,到了2004年,普京更將整個紀念日移除,反而重提114日「團結日」這個沙皇年代的紀念日。被十月革命後紅軍處決的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也在普京時代被平反,成為「俄羅斯捍衛世界和平的先驅」,之前他已被俄羅斯東正教會追封為「聖人」。這些舉動,說明普京希望繼承沙皇時代的俄羅斯道統,多於共產時代的蘇聯道統;反而旁邊的白俄羅斯,卻自居十月革命正統繼承人了。

何況時至今日,俄羅斯共產黨仍然活躍,雖然不足以威脅普京,甚至可以算是普京的策略性盟友,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只要組織存在,依然不能低估。俄共目前在國會佔 42 ( 9%),在十月革命100 週年舉辦了不少紀念活動,例如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舉辦萬人巡遊,向列寧遺體致送花圈,舉行國際共產黨會議等。普京雖然對蘇聯時代有一定懷念感情,但也不會大搞十月革命紀念,以防為俄共作嫁衣裳;相反高舉俄羅斯民族主義旗幟,卻更符合政治需要,而且沒有對手。當然,也有像日里諾夫斯基那樣的極端民族主義者作點綴,但他們的角色只是襯托普京的主流位置,而不是為了爭奪領導權,所以說,其實也是普京的棋子。

更有趣的是銳意「去俄羅斯化」的烏克蘭。在最新烏克蘭官方歷史,俄羅斯和周邊地方由 1917 年到 1921 年,發生了一連串「事件」: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內戰等,涉及各地各民族,所以一切不只是俄國歷史,也是整個東歐、中亞的歷史,不能單純以「十月革命」命名。烏克蘭於是把那些年,和本國有關的事分隔出來,稱為「烏克蘭革命」,視為烏克蘭的抗俄歷史。這樣對十月革命重新演繹,自然也是新政府「去蘇聯化」的手段。

結果,在上述主旋律之下,俄羅斯國內媒體普遍和這個日子割蓆,連列寧也一概不談,而前蘇聯各國根據各自盤算,除了白俄羅斯等個別例子,也大多對十月革命百週年輕輕帶過。在東方,越南還算有發行郵票慶祝,但已經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路線」的中國,卻同樣予以冷處理,背後的原因…… 你懂的?

小詞典:十月革命

俄曆19172月,俄羅斯爆發革命,資本階級的自由民主派推翻了沙皇政權,成立臨時政府,但未能控制局面,全國各地不同勢力、不同民族醞釀大內戰。到了同年俄曆10月,布爾什維克發動起義,推翻臨時政府,建立蘇維埃政權,其後處決沙皇一家,正式和舊時代決裂,並成為向全球輸出革命的源頭,影響了人類進程幾達一世紀。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11月24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