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

711|美國槍擊案之後:全國槍支協會的邏輯

Written by 沈旭暉

美國接二連三發生恐襲,紐約、德州的新近幾宗卻已經沒有太大震撼,因為早前造成59死、500多傷的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依然令美國人充滿陰影。雖然倡議槍械管制的團體繼續呼籲控槍,但一如既往,有全國槍支協會(NRA)這個龐大利益團體左右大局,改革始終遙遙無期。

槍擊案後,由於難得有共和黨議員支持加強管制槍械,NRA的立場也貌似有了不同。除了譴責外,協會兩大巨頭Wayne LaPierre Chris Cox一改以往反對任何槍械限制的立場,將視線轉向俗稱「撞火」的部件。所謂「撞火」是利用子彈發射的反作用力,將彈匣裏的子彈連射,猶如將一把半自動手槍變成自動。NRA聲稱事件造成重大傷亡,是因為兇手在一段時間內連射多發子彈,因此建議禁止使用「撞火」。與此同時,NRA卻稱國會應討論進一步放寬槍械持有,讓國民無須在自己州份也能購買槍械,「以保障自己安全」。

這樣的邏輯,對美國人而言,早已見怪不怪。NRA明顯只是為共和黨提供下台階,結果共和黨員紛紛表態支持禁制「撞火」,企圖淡化對槍械管制的呼聲。而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賦予的民團勇武精神,依然是NRA的最強武器和擋箭牌:它除了教育民眾如何安全使用槍械,也從小灌輸擁有槍械是權利、是自由,是「美國精神」。

NRA財力雄厚,2013年的課稅接近35千萬美元,可比大型企業,而每年有近3億美元預算,投入教育、慈善、政治捐獻等範疇。很多教育團體、支援草根階層的慈善組織都有接受NRA資助,甚至包括童軍。曾有評論希望財大氣粗的特朗普可以不受影響,但也事與願違:特朗普身為「民主人士」時,確曾表態支持管制槍械,但參選總統後得罪傳統精英和財團,NRA卻伸出檻欖枝、提供經費,結果上任後,就改為支持放寬槍械管制。加上他集中向白()()()拉票,而「白鄉男」正是NRA基本盤,雙方合作,也是順理成章。至於在共和黨控制的國會,任何形式的限槍法案都會夭折;奧巴馬曾建議售賣槍械時查看購買者背景,最後關頭也功敗垂成。

去年阿富汗裔獨行槍手掃射同性戀夜店,造成5053傷,諷刺的是NRA卻正向少數族裔埋手,鼓吹他們擁有槍械。對比「白鄉男」,少數族裔擁有槍械的比例較少,增長空間很大,因此NRA縱然由白人主導,思想保守,種族傾向明顯,但為了維持影響力,也不得不面對「市場現實」。而且少數族裔往往被標籤為恐怖份子,假如有槍擊事件,也容易被定性為「恐襲」,而可以輕輕帶過槍械管制的爭議,這種障眼伎倆,幾乎屢試不爽。到了最後,NRA的邏輯,無論怎樣看似不通,幾乎都總會找到活路。LaPierre在年會驕傲地說:「NRA是全世界歷史最悠久、最龐大、最有效的公民團體」,這確是「實至名歸」。

小詞典:美國槍支協會(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NRA

美國NGO,成立宗旨是捍衛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主張槍械持有是美國公民基本人權,並通過廣泛的利益輸送、幕後交易影響政治。NRA有會員500萬,成員齊心,捐款踴躍,作為協會的游說、活動、公關經費。每次美國大小選舉,「是否支持限制槍械」都成為候選人表態的重要一環,NRA從中選擇盟友,並通過利益交換影響大局。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11月8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