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學海迷津

130|未來國際關係:當「程式語言」成為國際新一代的共同語言

Written by 沈旭暉

假如我們要前瞻二十年後的國際關係,應該關注中美博弈,還是研究科技發展?傳統國際關係自然傾向前者,但現實世界的應用,卻很可能是後者更重要。今天我們的必修科是中、英、數(不計莫名其妙的「通識」),而近年「程式編寫」(Coding),卻開始成為世界各國的必修教學內容;蘋果公司行政總裁庫克早前也在法國表示,對法國人而言,學習編寫程式比英語更重要。美國佛羅里達、德州、新墨西哥等州份,已將程式編寫納入課程,部份更將之取代第二語言,成為中學生的必修科。在我們早前介紹的「全民科技大國」愛沙尼亞,學生一般在10歲時,已掌握基本程式編寫技巧,懂得運用軟件編寫遊戲,也就是說Coding已經是第二語言。總之,大趨勢很明顯,各國都開始討論怎樣將程式語言納入課程,早晚這種科技界通用的程式「語言」,也會成為未來世界的普世溝通渠道。這會否動搖英語的國際地位?對宏觀國際關係,又有何影響?

Coding:年輕人的第二語言

程式編寫,簡單來說就是人和電腦的溝通方式。由於電腦不懂人類語言,所有訊息在電腦中,都會轉化為「1」與「0」,而「1」與「0」可以組成成千上萬的意思。人類可透過不同的軟件編寫程式,向電腦下達指令,製作出各式各樣的網站、軟件,以及我們每天使用的電話應用程式。與人類日常使用的語言一樣,程式語言也有多種,但一般強調邏輯思維,日常我們接觸到的JavaJavaScriptCC++Python等,就是較多人使用的程式語言。

隨著各國將程式編寫納入課程,並正成為全球年輕一代的第二語言,跟不同年代的新技能一樣,首先受到衝擊的,始終是年長一代。程式編寫就像二十年前的中文輸入法,年輕一代在求學時期已透過ICQMSN等,掌握一到兩種輸入法,根本無須學習,但年長一代沒有這樣的成長背景,簡簡單單的中文輸入法,就成為融入新世界的障礙。程式語言涉及的也不止科技層面,其他行業如金融、教育等,亦需要大量程式編寫員完善相關工具。這種世代間的矛盾,可視為「數位移民」及「數位原住民」之爭,懂得程式編寫,是後者在職場的先天優勢。

不過,當未來所有畢業生都掌握這技術,便如同都會流利英語、中文輸入法一樣,新時代就由世代間的競爭,轉為同代人之間的競爭,而傳統學校的「離地」問題,就會越來越暴露人前,因為它們開辦的課程,未必能對應市場所需。根據程式編寫教師拿臣(Quincy Larson)比較不同數據,發現美國一般大學教授的是入門的C,但市場上最受流行的是JavaScript,以及近年興起的Python。當蘋果公司2014年推出程式編寫語言Swift時,一度成為軟件開發者的熱話,但當大家以為學懂Swift就足夠時,中國騰訊在微信推出小程序,計劃在傳統電話應用程式外另闢蹊徑,結果程序員又要自我增值,以確保市場競爭力。年輕一代面對的,並不是懂不懂程式編寫,而是懂多少種Coding語言,以及能否在短時間內學會新的語言。

未來全球人口如何溝通:英語霸權會終結嗎?

這種趨勢,對國際關係自有深遠影響。由於多個國家已為中、小學生開設程式編寫課程,相信很快會變成全球趨勢,當這一代成長後,各式各樣的程式語言,便成為不同國籍、文化、背景同齡人之間的「共同語言」。他們即時在現實生活,使用完全不同的日常語言,卻可以輕易通過電腦為中介,互相溝通。今天文化交流始終以語言為主要屏障,但有了Coding的一代,人類大同社會的夢想,卻可能化為現實。不同國家之間的相互依賴,例如美國大選會輕易被俄羅斯黑客通過machine learning影響,只會不斷出現。

然而,程式語言與英語本身,並不是零和遊戲,它們在未來的發展,相信是相輔相承的。雖然程式語言並非只以英語編寫,例如來自法國的WinDev也是程式語言,但以英語為基礎的Coding,始終處於領導地位,這自然與美國的資訊科技發展在全球獨佔鰲頭有關。現時世界上最流行的10種程式語言,均以英語編寫(更嚴格說是美式英語);即使是市場上受歡迎的PythonRuby等程式語言,分別由荷蘭人、日本人開發,但用家編寫時,亦是使用英語為主。不少在中學階段才教授英語的國家,都需要思考如何協調英語與程式編寫這兩門「外語」課程。

換句話說,要懂得編寫程式,起碼在今天,英語基本功依然不可少,左翼學者經常批判的「英語霸權」,並不會在程式語言時代初期有根本改變。值得關注的是,程式語言和第二語言卻可能是零和遊戲:目前不少美國中學就是以程式語言取代外語,結果學生就可能學習少了一種語言,並因此減少接觸英語世界以外的文化。這對推動全球在地化、多元文化主義,自然背道而馳。而在「語言過渡期」,互聯網不發達國家的不公平待遇,可能更明顯:根據國際電信聯盟統計,已發展國家與發展中國家互聯網使用者的比例,分別是80%46%,假如互聯網仍未接通,又如何學習程式編寫?不過只要解決了幾本技術限制,發展中國家的才俊,卻能較容易通過程式語言,看見發達世界的門檻。

假如程式語言始終要從英語衍生,銳意發展資訊科技的印度作為英語人口大國,可能最有潛力。但上述趨勢的最大不可測性,在於有沒有一個國家能同時挑戰英語霸權、發展第一流的程式語言,而又擁有足夠的全球市場佔有率。目前有這樣潛能的國家只有一個:中國。中國的程式語言發展一日千里,而且有自力更生的決心,不希望長期依靠外來語言,而且本地市場龐大,足以構成另一個新世界秩序。其實今天的中國內聯網,各國都要千方百計遷就進入,已經是另一個足以和「非中國世界」平起平坐的世界了。雖然已經推出的以中文為基礎的程式語言,都未能動搖對手,但不代表未來不可能。不過根據目前情況,另一個可能性是,程式語言發展下去,可以脫離包括英語在內的任何語言規範,令任何語言使用者都能平等學習。到了那個時候,世界秩序才會根本改變。無論從工作、教育還是國際關係角度,我們都是身處人類歷史的轉捩點,又準備好了沒有?

小詞典﹕「數位移民」(Digital Immigrant)、「數位原住民」(Digital Native

美國教育評論員、作家普倫斯基(Marc Prensky)於2001年提出的兩個雙對族群概念。「數位原住民」是指從小在電子產品、互聯網包圍的環境長大的一代,「數位移民」則是指在長大後才接觸相關產品及工具的一代。普倫斯基指出,「數位原住民」先天對科技敏感,能同時接收大量資訊,並進行多任務處理(但不一定是優勢),因此針對他們的教育方式必須從「數位移民」時代改變,才能與時並進。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11月13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