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太

111 | 世盃奇兵哥斯達黎加的「中國夢」

Written by 沈旭暉

本屆世界盃最予人驚喜的球隊,相信非哥斯達黎加莫屬。不少華文媒體對該國足總主席Eduardo Li原籍廣東大感好奇,香港球迷也會記得來自該國的前香港足球先生鄭兆聰,其實哥斯達黎加二百年來的中國情結同樣值得研究,特別在當代中國外交的微妙角色,已令她成為關鍵小國。

關於華人如何在哥斯達黎加出現,台灣現任駐巴拿馬大使周麟年前的文章《哥斯大黎加早期華人初探》有詳盡介紹。這些華人十九世紀中葉陸續到美洲做苦力,哥斯達黎加最早一批華人苦力從巴拿馬引入,後來大規模從廣東一帶直接輸入,香港在其中也承擔一定角色。

北京進入中美洲的跳板

Eduardo Li及鄭兆聰的祖先相信都是那時代的移民。這歷史值得注意的有三點:一是哥斯達黎加原住民人口甚少,自視為「中美洲唯一白人國家」,因而對早期華工的歧視十分嚴重;二是由於歧視嚴重,華工組織了不少自衞的團體,在待遇提升後,依然被當地人看作疑似江湖人物;三是哥斯達黎加原是巴拿馬的跳板,因為巴拿馬運河極具戰略、經濟價值,兩岸政府一度將兩者當作整體看待。

這些是歷史,也是現實政治。華府和北京建交後,為給台灣保留外交空間,或明或暗鼓勵中美洲和加勒比海諸國繼續承認中華民國,令這片遙遠的土地成為台灣外交最後堡壘。這個遊戲規則卻被哥斯達黎加打破。哥國是小國,卻出了國際級政治家阿里亞斯(Oscar Arias Sanchez),他一九八六至九○及二○○六至一○年兩任總統,一九八七年因調解中美洲親美和反美陣營的軍事衝突而獲諾貝爾和平獎。

根據外交界傳聞,他曾有意競逐聯合國秘書長,但此職人選不能被常任理事國中國反對,於是他再做總統後,力推和北京建交,二○○七年成事,更「一錘定音」變臉拒絕昔日朋友達賴喇嘛入境,因而被反對派批評為涼薄、刻毒,也令台灣朝野「倒抽一口涼氣」,因為在僅餘邦交國中,哥斯達黎加已是「大國」,而且可能引起巴拿馬等國跟隨。這也是阿里亞斯的算盤,只是不久馬英九上台,和北京產生「外交休戰」默契,中美洲邦交國才保留至今。

哥斯達黎加已成為中國進入中美洲的跳板,國企、自由貿易協定和孔子學院已全部到位。北京最明智的一點,是沒有基於哥國華人的親台傳統而進行政治打壓,反而大加籠絡。這像數年前太平洋的所羅門群島爆發排華騷亂,雖然所羅門群島承認台灣,但北京依然派包機把親台華人接走,弘揚「大中華認同」。

哥國上下期望和中國建交後得到大量資金,華裔商人也變得更重要。那位華裔足總主席承認自己購買球會、再擔任公職,只是為了躋身上流社會,自然也懂得訴說自己的「中國夢」,因為這對獲得社會資本不無幫助。一天兩岸外交休兵持續,哥斯達黎加對中國的重要性也會繼續,要是中國邀請哥斯達黎加人氣國家隊和國足踢友誼賽,想Eduardo Li必一口答應。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