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會客室

訪問葡萄牙學者:亞速爾何以觸動美國鷹派的神經?

Written by 沈旭暉

中國第一個駐海外「保障基地」今年7月正式成立,地點是在亞丁灣沿岸、非洲小國吉布提的領土上。這些年,中國成為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海外投資金額和人員數量急劇增加,「為保障中方在海外的新興政經利益」,中國軍隊已開始衝出東亞傳統水域,尋求在域外地區施展軍事層面上的影響力。

被形容為「大西洋上的一串珍珠」的亞速爾群島,由九個小島組成,十五世紀初由剛進入「航海時代」不久的葡萄牙帝國所發現和拓殖。儘管面積不過2300平方公里,亞速爾群島卻因其連繫歐洲、北美和地中海的戰略位置,逐漸成為近代西方強權眼中的兵家必爭之地。

二戰前期,納粹德國軍方一度企圖從中立國葡萄牙手中,強行奪取這個軍事要衝;二戰後期,美國則成功與葡萄牙當局達成交易,後者允許美軍登島並建立拉日什空軍基地(Base Aérea das Lajes),以換取多項政經利益和安全保障;二戰結束後的冷戰時代,為阻止蘇聯勢力向西歐擴張,美國拉攏葡萄牙加入「馬歇爾計劃」和北大西洋公約。葡萄牙與美國的軍事合作進一步加強,亞速爾群島則成了美軍溝通亞歐大陸的橋頭堡,其空軍基地甚至在1973年第四次中東戰爭期間作出過「卓越貢獻」,協助美國和以色列一方反敗為勝。

可是隨着冷戰結束、蘇聯解體,拉日什基地逐漸成了美軍「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克林頓和奧巴馬政府已先後數次調整軍事佈局,令當地駐軍數量由昔日高峰時期的數千遞減至今天的數百。這種持續不斷的戰略收縮舉動,無疑對長期依賴「駐軍消費」的亞速爾經濟造成打擊。

2012年和2014年,中國領導人在結束拉丁美洲訪問行程後「技術性經停」葡萄牙亞速爾群島半天才回國,有意無意間表現出對這串北大西洋海島的興趣。中國的舉動,既增加了葡萄牙與美國交涉的籌碼,也開始觸動了美國鷹派的神經。

而面對潛在的中美地緣博弈,葡萄牙一方面在軍事領域以靜制動,另一方面則鼓勵亞速爾群島分散風險,着手投資非軍事領域產業。現在,當地科研方面的國際合作計劃已嶄露頭角,一個預期耗資三億歐元的科研基地「亞速爾國際研究中心」(Azores International Research Center)即將全面運作,內容涉及氣候、能源、海洋和外太空等多個範疇,包括中國、美國、印度和南非在內的全球29個國家已開始參與其中。

然而,即使有關合作不存在軍事成分,即使美國也獲邀參加這個項目,美國鷹派的疑慮依然不減,當中的代表人物,是葡裔美國共和黨籍眾議員努內斯(Devin Nunes)。努內斯出身于亞速爾望族,與特朗普關係密切,過去數年他已多次就亞速爾美軍問題高調發表評論,警告美國。

今年四月,努內斯出任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期間,應邀前往葡萄牙里斯本出席閉門會議。場外,他聲稱中國「現已在全球多處地方進行經濟擴張、包括在亞速爾群島上」,隨後更表示「亞速爾是全球其中一個最關鍵的戰略據點,七十年來一直保衞駐歐美軍、乃至美國本土的安全,任何形式的外國機構企圖靠近拉日什基地,都不是一個好主意」,言辭明顯指涉「亞速爾國際研究中心」。

本次專訪,邀請亞速爾大學教授安德拉德(Luís Andrade)博士分享觀點。這位國際關係兼地緣政治學家,本身就是土生土長的亞速爾居民;赴美學成歸國後的三十多年來,安德拉德教授持續深究亞速爾涉外議題,對拉日什基地的前途問題見解深刻,經常獲邀為葡萄牙主流媒體答疑。

 

沈:去年特朗普意外當選美國總統時,亞速爾輿論一片憂心忡忡,畢竟特朗普競選期間曾高調批評「美國的北約盟友沒有充分履行財政義務」,而駐拉日什基地美軍的去留爭議,很大程度上正是在特朗普的「地圖炮」射程範圍內。特朗普任內將加速美軍在拉日什基地的戰略收縮態勢,還是會順應努內斯等鷹派的呼籲堅守陣地?

安德拉德:目前拉日什基地的美軍去向仍然是未知之數,特朗普的出現更是加劇了這種不確定性。這兩年間他不停在重大議題上改變自己的意見,就連他對一眾北約盟友的評價也是如此。一方面是回應民氣、削減美國在海外的「不必要花費」,另一方面則是重視鷹派的關切、守住戰略要衝─想準確判斷特朗普政府的最終決定,現在恐怕為時尚早。

沈:希臘每當與歐盟或北約關係欠佳時,往往會透過加強與俄羅斯的合作來反擊。假如美軍全面撤出拉日什基地,葡萄牙是否真的能夠效仿希臘,改為與中國在亞速爾群島展開軍事合作,從而向美國報復?

安德拉德:現階段我們確實不可排除任何可能性。但基於兩個因素,我還是相信,直接涉及亞速爾的葡中軍事合作不會真的發生。首先,葡萄牙是北約創始成員國,有一系列的防務承諾必須履行;其次,葡萄牙與美國本身也有簽署雙邊國際協定,不論關係變好變差,它終究還是具有法律效力的。不過話分兩頭,亞速爾可以、也理應在葡萄牙國家利益的框架內成為中國的夥伴,加強在經濟、商業、技術和科研等領域的雙邊合作。

沈:「亞速爾國際研究中心」似乎正是這種非軍事領域合作的重要一步,但美國政府的取態卻有待觀察:應該如何看待眾議員努內斯早前訪葡時發表的言論,這純粹是其家族或政治版塊的一家之言,還是他其實是在總統特朗普的授意下,向葡萄牙政府釋出某種信號?葡萄牙同時邀請中美等多國參與島上科研活動,是否已充分照顧美國的安全需求?

安德拉德:努內斯本身有亞速爾背景,而且是共和黨人。考慮到過去奧巴馬時代,他已持續批評美國在亞速爾的戰略收縮政策,我傾向相信他是在重申美國的主流鷹派觀點。

只是他這段言論,在我看來是不可接受的。努內斯不可以、也不應該就這個非軍事項目的持份者事宜,向葡萄牙發號施令─這一切,甚至居然是發生在葡萄牙的領土上。葡萄牙與各國之間的這類新合作值得繼續看好,美國對此有何觀感也不會有差別。一個國家失去尊嚴,就會失去一切。

沈旭暉 李浚賢

原載於大公報 2017年10月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