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會客室

遼寧艦背後的港澳參與

Written by 沈旭暉

遼寧艦早前來港,引起港人對航空母艦的不少興趣。這艘航空母艦的原形、烏克蘭海軍的瓦良格號,由香港商人代購,早就並非秘密,其中核心人物徐增平亦數次接受傳媒訪問。不過有不少細節,都未被大眾談及。這次訪問了當時有份參與購買航母的Regina,來與大家補充一些國際關係上的觀點。Regina是認識多年的朋友,本身經歷同樣傳奇,有機會當另文介紹。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受訪者:Regina(R)

整理:黃宇恆

S:當年你是如何認識徐增平先生的?
R:當時正值1997年,徐總和我皆是香港各界慶祝回歸籌備委員會的委員。偶然認識後相談甚歡,我便加入他的公司。

S:你在航母購買行動中,參與了多少?
R:當時我是徐總的助理,航母是我加入公司後第一個項目,但事前保密工作做得很嚴謹。直到我站在航母上做翻譯時才知道這是個航母投標工作。整個計劃規模龐大,前期工作主要集中在招標文件準備、財務安排、當地聯絡等各方面。團隊以徐總為中心,我主要參與前期投標及中標後的工作,與徐總到烏克蘭外訪作翻譯,項目考察,談判及跟進。

S:在整個航母購買行動中,澳門的角色為何?
R:澳門的作用當然直接,就是其作為賭場城市的角色。當時烏克蘭方面出售航母的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艦艇不能用作軍事用途。徐總的招標方案是改建艦艇作為海上娛樂酒店及賭場。當時澳門即將回歸中國,賭權一度要開放,我們亦是其中一家競投賭權的公司,亦有媒體大肆宣傳過,這是另一個故事。而當時我們另有專業團隊就改造方案研究細節,及到其他郵輪考察,整個招標方案是相當專業的。大家都知道,航母是沒有窗的,但賭船酒店怎可以沒有窗?我們甚至尋找了專家去研究在航空母艦的特殊物料上加工、製作窗戶的方法。當時競投瓦良格號的國家不少,但始終我們的條件最完備,加上徐總的個人說服力,最後成功中標。

S:香港的角色是?
R:至於香港的角色,就更為重要。香港畢竟是一個高度資本主義城市,有相當有利營商的環境,在資金籌組、靈活性、開設公司的速度等方面,都優於其他地區。例如說,當時交易要求以美金結算,要有國際最優質銀行的財務証明等文件,一時三刻要籌組那麼大量的美金,只有香港金融體制做到;加上招標過程是按烏方時間表進行,要有足夠的靈活性才能及時反應。我們的行程經常是當天決定,馬上赴機場,旅行証件的靈活性也要得高。而且,香港稍有規模的集團,在澳門都有分部,因此我們雖然是香港人,卻以在澳門辦賭船為名義競標,亦相當合理。

S:坊間很多傳言說徐增平先生背後收了很多利益?
R:我也聽過很多流言蜚語說過,認為徐先生只是收了中央的錢,但沒跟別人說。將他的貢獻歸類為拿中國政府的錢去購買航母,將他的功績輕描淡寫掠過。但身為目睹所有投標過程的助理,我不敢苟同。徐總是我見過唯一一位因愛國而變窮的商人。投標前,他營商項目全部賺錢,投標項目開始後,我們收到最多的是打官司的文件,財務公司的追債信,公司員工亦經常不能準時出糧,包括我。徐總是我認識過的老闆中最有效率的一位,說一不二,商業頭腦一流,多複雜的會開會亦不超高10分鐘。自從營商後公司規模越做越大,當時被資本雜誌評為香港非上市公司首100名富翁。自從投標工作開始後,適逢98年香港金融危機,融資突然舉步維艱,徐總要變賣很多私人資產,從很多營運項目抽調資金,還要四處以高息貸款籌集資金,如果有傳聞中的拿錢辦事,徐總也不致於突然白髮蒼蒼,只是他EQ強,作風低調,好幾次反倒是我沉不住氣問徐總要不要澄清,他認為沒有必要,清者自清,犯不著一般見識,做好自己的工作,不需要別人認同。

S:當時購買行動,有甚麼細節記得很清楚?
R:當時的烏克蘭,自蘇聯解體後實在困難得很,我們去到當地時正處於隆冬,但他們連發電開燈的錢也要節省。徐先生有感他們實在太過困窘,部份交易我們以現金結算,即時解決他們船廠的溫飽問題。另外,徐先生是北方山東人,生性豪爽,習慣飲二鍋頭之類的烈酒,而烏克蘭人又熱愛飲伏特加,雙方當時有不少時候都是把酒言商。這種種方面,都令對方認同徐先生的熱誠及信任,而最終決定將艦隻賣給我們。

S:明明是以賭船為名義購買,結果卻真的成為了航空母艦,烏克蘭方面會否覺得徐先生背信?
R:我覺得不可以說是背信。我們是按合約完成所有的交易。而且我亦相信,烏克蘭方面明白徐先生購買航母後的財政困難,亦不會怪他。到了今日,雖然徐先生仍在經商,但早因航空母艦購買行動而元氣大傷,加上97、98年金融風暴亦對他造成了重創。

S:航空母艦結果是如何交到中國手上?
R:這過程最好還是直接訪問徐總,後來的事我已離開公司,沒有跟進,所以不能道聽途說。但只可以說,徐總投標時,是違反國策的,國家並沒有計劃要買,但徐總說過,蘇聯解體,烏克蘭出售航母是百年不遇的機會,更惶論國際投標,國家能不能用上他不考慮,但絕不能別國購入,而事後証明他的無私是對的。本來中國無意擁有航母,但到了1999年,發生了美軍誤炸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事件,是其中一個令民風轉向的原因。自此中國就開始認真考慮航母之事,亦剛好徐先生真的一意孤行,自資購入了瓦良格號,其後的故事就要與徐總面談才能知曉。我只能說,沒有他當時的眼光及排除萬難的決心,航母已花落另家,也沒有今天的遼寧號。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7月15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