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

662 | 特朗普Vs塞申斯:兔死狗烹的現代故事?

特朗普上任時,不少支持者期望他將管理企業文化引入白宮,加強對傳統精英的制衡,提升內部競爭。但半年下來,所謂「特朗普管理學」原型畢露,白宮通訊主任、幕僚長等先後被開除,不過是人事任命沒有深思熟慮的冰山一角。更戲劇性的「You Are Fired」劇目,還有特朗普公開攻擊自己排除萬難任命的「功臣」,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erson Sessions)。

塞申斯上台,本來就充滿爭議。他是最早為特朗普站台的參議員,除了是人棄我取,也是真心認同特朗普骨子裏的「大白人」理念。最能反映其意識形態的,屬於塞申斯當選參議員前,擔任亞拉巴馬州檢察官的歲月:例如他與同僚討論一個3K 黨成員綁架、謀殺黑人青年的案件時,表示「我知道3K黨員吸毒之前,都還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暗示自己對「大白人主義」的同情。1986年,列根曾提名塞申斯擔任聯邦法官而被否決,就是因為在參議院聽證過程中,上述言論成為眾矢之的,非裔議員尤其反感。

塞申斯承認發表過「不負責任」言論,但他強調更重視對吸毒者、非法移民等議題的關注,並因此和前總統奧巴馬交惡。2014年,奧巴馬赦免因吸毒入獄、但本身沒有暴力傾向的囚犯,塞申斯大為惱火,批評奧巴馬濫用行政權力、不尊重司法機關、「威脅美國憲制」。自此塞申斯的反民主黨形象更突出,特朗普一意孤行任命他,似亦包含挑釁對手的快感。

塞申斯上台後,並沒有「走數」,的確集中精力驅逐非法移民、加強懲罰毒犯,理論上,特朗普應該滿意。但事實上,特朗普只希望有一個「自己人」把持司法部門,既為自己的爭議行為掃雷,也為以司法手段打擊政敵增加威嚇力。他這時候才發現,塞申斯也是一個主流精英:他畢竟擔任參議員多年,懂得明哲保身,不願捲進沒完沒了的政爭。他沒有把追究希拉里「郵件門」列為要務,已經令特朗普支持者不滿,但真正惹怒特朗普的,還是他主動因為「避嫌」,迴避主理所有對「通俄門」的調查,變相讓奧巴馬時代的司法官員主宰特朗普生死,令特朗普感到「被背叛」。

然而,塞申斯其實沒有其他選擇。除了民主黨、輿論的壓力,他要繼續掌領司法部,也要得到內部支持。大選期間,他是特朗普核心團隊成員,又未能在聽證中,解釋自己大選期間與俄羅斯大使的會面,令他自己也成為調查對象。根據 FBI傳統,任何涉及調查本身的官員,都會選擇迴避,以免利益衝突。假如塞申斯不這樣做,反而可能更早下台,而且變成個人醜聞。據說特朗普的幕僚也提醒,任何曾參與競選活動的人,若被任命為司法部長,都可能需要迴避調查「通俄門」。特朗普曾考慮的另一司法部長人選、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也說「完全贊成」塞申斯迴避調查「通俄門」。

理論上,特朗普可以找一個競選期間和他沒有瓜葛、在政壇有一定份量、和司法有一定淵源的「自己人」接任司法部長,為自己護航,但那就會天下皆知這位新部長的唯一任務。將國家事務如此個人化處理,怎能令人心安?

小詞典:特別檢察官

特朗普解僱前 FBI 局長科米時,科米正在進行「通俄門」調查。為了繼續調查,司法部任命同擔任過 FBI 局長的穆勒作為特別檢察官,擁有聯邦檢察官的所有授權,只能由司法部長解僱。由於塞申斯迴避「通俄門」調查,奧巴馬時代上任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就成為唯一有權限制穆勒調查的人。這是特朗普不滿塞申斯的主要原因。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