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會客室

港產女歌手 佛羅倫斯意總統前獻唱

河國榮和布偉傑雖然有着一幅白人臉孔,卻是不少香港人眼中的真香港人。他們曾分別在本欄中道出融入香港生活和尊重文化的重要性,以及成為香港人之道。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滙聚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也有不少香港人到世界各地生活。當中也有很多人融入當地生活,得到認同,李愷怡就是其中一位。她在香港成長,中五會考後先後到加拿大、英國、法國和意大利讀書和生活。在意大利生活7年間,除了工作外,也學習意大利文和爵士音樂。早前,她實行一個計劃#HeidiCantaInTuttiIDialettiHeidi唱盡所有地方語言)在意大利各地旅遊,以當地的方言唱民歌,並拍攝成短片上載YouTube。這計劃得到意大利外交部的注意,邀請她到佛羅倫斯一個國家會議獻唱。另外,她將會與意大利文化協會合作,在香港、新加坡,以及其他亞洲地區舉行音樂會, 推廣意大利文化和風土人情。去年,她出版唱片名為Third Culture Kid,即指那些在不同地方成長而繼承了與父母不同文化背景的孩子,這與她過去十多年間在不同國家生活的文化衝擊相類似,當中的歌詞以粵、英、意創作,反映她遊走於各個文化之間的感受。

受訪者:李愷怡(Heidi, H

訪問者:沈旭暉

整理:李志鵬

S 你何時到意大利生活?

H 中五時,投考世界聯合書院(UWC),UWC致力推廣世界和平和國際視野。學生被派往UWC在不同國家的分校就讀。當時,我獲得全額獎學金去加拿大世界聯合書院Pearson College讀書。我自小希望出國讀書,奈何香港大多數獎學金只供大學生申請,而世界聯合書院則提供一個中學階段的獎學金。書院提供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International Baccalaureate Diploma Programme)。在這國際環境下讀書,畢業後順理成章去到英國的華威大學修讀政治和國際研究,其後,在法國修讀一個政治學文憑和法文課程。當時認識了意大利籍男友,又覺得意大利是一個較冷門和有趣的地方,於是,選擇到意大利工作。工作很穩定,每天朝八晚五,下班後便找一些「課外活動」,我所居住的城市佩魯賈,每年都有爵士音樂節,當地有很濃厚的音樂氣息,我通過音樂課程和工作坊認識很多朋友,以融入當地生活。對我而言,音樂不再單純是興趣,希望認真把事情做好,因此,決定在意大利學習爵士音樂,報讀了本科音樂課程,現時正在完成畢業論文。

S 世界聯合書院的教學模式有何特別?

H 書院遠離市區,令校園自成一國的小世界村,加拿大分校距離市區40分鐘車程,當中200名學生來自88個國家,校方希望學生通過相處互相了解彼此的文化。其中,校方把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女孩編在同一房間生活。我們甚少去市區,日常上課,以至起居飲食都在校園。校舍風景秀麗,背山面海,校方亦定期舉辦文藝表演,學生穿着民族服裝出席。

S 香港成長的背景如何影響你的音樂作品?

H 父母是粵曲愛好者,因此,我從小就學習粵曲,11歲時曾經參加無綫電視的全港粵曲比賽, 奪得冠軍,除了聽粵曲,平時也喜歡「唱K」。另外,與很多香港小朋友一樣,也學習鋼琴,但沒專注在某一範疇。我的音樂着重和文化元素的結合,去年製作的個人音樂唱片中有4首英文歌,1首廣東歌及1首意大利歌。我希望將自己的興趣、文化、音樂、旅遊和語言結合在一起,並在YouTube上實行一個計劃,在意大利不同地方以當地的方言去唱民歌。

S 意大利人對以意大利方言唱民歌的計劃反應如何?

H 意大利不同地方都有其獨特地方語言和文化,其中西西里島和拿玻里的口音更連意大利人也難以明白。我希望以#HeidiCantaInTuttiIDialettiHeidi唱盡所有地方語言)計劃,去意大利不同地方旅遊與當地人傾談,與當地的音樂人合作,唱當地民歌。早前,意大利外交部請我去佛羅倫斯一個推廣意大利文化及語言的國家會議演出,意大利總統也有出席,這是我最引以為傲的。

去年12月,我辭去正職,將文化和音樂結合成為自己的工作,並會和香港意大利文化協會合作,製作一個大型音樂會,以意大利民歌介紹意大利的風土人情。這計劃明年春天舉行, 並計劃推展到新加坡等亞洲地區。

S 在意大利發展音樂事業面對什麼困難?

H 始終土生土長的意大利人在當地有較好的社會聯繫和網絡,相反,我則需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建立相關的人際網絡。相比英法兩種語文,意大利文較為冷門,本身的音樂底子,加上用心和積極融入意大利人生活圈子,室友都是意大利人,有助我的意大利文進步。回港後,也參與了在港意大利人的群組。

S 意大利年輕人為何熱中到外地工作?

H 意大利很多年輕人都計劃到外國發展或升學,原因是當地經濟差,工作機會少,另外,退休金制度對政府的財政造成很大負擔,因此政府將退休年齡提升,這造成惡性循環,令年輕人更難得到工作。意大利人移民巴西和阿根廷等地的歷史超過一個世紀,不少移民會回意大利尋根,也有不少人兩邊走。意大利人的家庭觀念很重,重視出生的地方,以至祖屋,因此,他們年老後就會回到意大利養老。我的父母也覺得意大利的風土人情與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很相似。

S 未來將向哪方面發展?

H 希望可以創造屬於自己的東西,音樂可以達致身心治療,而且沒有語言界限,我會嘗試幕後工作,例如創作和監製等。在籌備第一張唱碟期間,每天都要收發電郵,在社交媒體宣傳,以眾籌來籌集出碟資金。另外,亦希望繼續向外推廣中國戲曲,為廣東大戲做導賞的工作,講解粵劇演員的動作、如何分辦小生、花旦等。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