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會客室

港人歐盟實習 體現歐洲多元文化

Written by 沈旭暉

作為國際城市,香港與世界各地交往頻繁,不少港人加入國際企業和前往不同地區工作,近年更有不少人有志加入國際組織,並為此目標而努力,陳維蓁(Julian Chan)就是其中一位。他現時於歐洲學院(The College of Europe)【小圖】攻讀國際關係碩士。他本科畢業後從事歐盟推廣教育的相關工作,並產生加入歐盟工作的興趣。他在競爭激烈的歐盟實習招聘當中突圍而出,成為歐盟委員會實習生的一員,熟悉歐盟委員會運作,相信他能讓我們對歐盟的角色有更深入的認識。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受訪者:陳維蓁(Julian, J)

整理:張伊婷

S: 你為何希望加入歐盟委員會工作?

J: 我中三開始到英國升學,完成4年中學課程後就到了華威大學(University of Warwick)修讀政治及國際關係,期間曾去了法國波爾多交流一年,亦曾在北京大學讀了一個暑期課程。在大學最後一年修讀了歐盟相關的課程,了解到歐盟這個機構及其政治架構。我認同當中的政治理念,故希望在歐盟委員會工作。畢業後,我就回港擔任歐盟學術計劃的項目執行主任。

S: 歐盟學術計劃有什麼目標和理念?

J: 回港之後有幸參與歐盟學術計劃,擔任項目執行,負責學校推廣工作。歐盟學術計劃與香港浸會大學歐洲研究學系攜手推出首個香港──歐盟網上互動學習計劃,主題名為「綠色生活及可持續發展社區」。當中包括9間本地中學,以及12間來自5個不同的歐洲國家中學,約共200個學生及30多名老師。這個計劃令香港和歐洲學生在研究中互相學習、合作和分享,以達至深化香港和歐洲在教育領域上的合作關係。香港不少學生在大學階段才能接觸到中歐文化交流,而這計劃就能把文化交流推廣至基礎教育。這讓學生在中學階段便有這類的文化交流,確能擴闊香港年輕一代的國際視野,參與這項工作,令我對歐盟委員會的教育相關工作更熟悉和更有興趣,因此,當知道歐盟委員會有實習空缺,便立即報名,很幸運地獲得實習機會。

S: 你在歐盟委員會教育和文化總局(The Directorate General for Education and Culture後稱DG Education)負責什麼工作?

J: 在DG Education實習了5個多月,當中的工作令我印象深刻。當地同事希望讓我們接觸到不同層面,而非只處理普通文書工作。我當時工作的部門負責青年及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因而有機會接觸不同的項目,當中包括要為不同教育高峰會做一些後勤工作:包括準備會議簡報、聯絡不同國家的教育部門,以及歐盟教育及文化總局。其中,我曾接待南韓教育部長及相關官員,協助商討歐盟與南韓之間的合作和交流機會。

另外,我亦負責Erasmus plus的運作,讓歐盟的學生和老師能在這平台上交流。歐盟會就區內不同政策範疇制訂政策,然而教育和文化是關係到不同歐洲國家之間的自主及民族性,是一個比較敏感的議題,因此,歐盟很多教育相關政策都會交給歐洲各國本身的教育部門作出決定,而歐盟則會執行監督性質的工作。我實習期間其中一項工作就是為各個不同的教育機構作出綜合性的評估,例如評核當中資金開支以及能否達到預期目標等。我亦成立了歐盟及亞太區的實習生社團,接觸了不少不同國家有志推動歐盟發展的人,亦了解到他們在工作上的見解。

S: 你在香港長大,在英法讀書,在歐盟委員會工作,這些經歷如何影響你的國際視野?

J: 我在英國及法國讀書,也在比利時實習,這些經驗令我意識到教育及文化多元化的重要性。因為經常要跟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流和工作,要適應不同文化的工作和社交模式,令我學會聆聽的重要。在歐盟工作擴闊了我的國際視野,亦令我理解到不同國際機構並不是一些所謂「離地」的東西。相反,國際機構對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例如歐盟最近因應《巴黎協定》在減排方面做了不少承諾。又例如近期歐盟成功與電訊商合作,讓不同地方登記的電話卡可以在歐盟成員國使用而不用支付漫遊費用。

S: 現在歐洲多地都有脫歐呼聲,對此有什麼看法?

J: 在跨國性和地域性層面上,各國都有不同見解。我認為各方面其實可以互相配合。歐盟有一句口號「United in diversity」,即是各國保留其獨特性,在不同意見下亦可以達到共識。大家要接受對方的差異,同時亦可以共同協商,達致某程度上的共識。很多國家在這過程中犧牲了自己的管治權,但要知道一些細小國家,只要團結起來就會形成一個強大的群體,在國際貿易、外交方面都有更強的談判力量。

港保持優勢 年輕人須創新

S: 你認為歐盟存在對歐洲有益處嗎?

J: 在歐盟實習經驗令我深信歐洲整合意義及其重要性,有人認為歐盟存在着某程度上的官僚主義,但其實是個誤會。以歐盟委員會為例,委員會負責很多執行性工作,當中只有3萬名職員,這個數量只等同一個國家一個小部門的職員數目,因此對一個需要協調各國組織的部門來說並不多。當然,歐盟會接受很多不同意見,並因而作出改善,更有效地協調不同部門的工作,歐盟的存在對歐洲絕對有益處。

個人層面方面,歐盟讓成員國人民能在歐盟區內的國家工作、學習而不受限制,甚至能獲得資助。同一市場政策令稅項得以減免,有利商品流通。同時,這讓歐洲小國都有發言權,使歐洲人民得到適切的保障。這些都是歐盟帶來的利益。不少成員國在國家陷入困境時就把矛頭指向歐盟,可是歐盟的工作是有實際成效,而不應被忽視的。

S: 對比於其他國際城市,香港有何獨特性和競爭力?

J: 香港在國際上佔有重要地位,因為香港社會廉潔和法治,而香港和內地緊密聯繫亦帶給香港不少優勢,在面向全球的時候,香港能作為中國內地與外界一道不可或缺的橋樑,香港競爭力亦源於健全的制度。除此之外,香港的高等教育質素亦有優勢,吸引不同的專才來港交流,然而要保持優勢並不容易,這需要下一代的創新和進步,發揮香港的整體優勢。

S: 未來你希望在哪一個範疇發展?

J: 我現時於歐洲學院修讀歐盟國際關係,專注外交政策研究,學習歐洲相關的事務。在全球化影響下,深信不同地域的合作有助於雙方的發展,我希望在中國與歐洲事務上能作為一個協商的橋樑角色,進一步推動全球化。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6月10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