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時空

678 | 暗黑戰略:假如北韓建立海外支部

Written by 沈旭暉

連日談及美國對北韓動武投鼠忌器時,觸及北韓與恐怖組織合作的可能性。這是嚴肅大題目,應該進一步分析。

美國歷來列出的「支持恐怖主義國家」,除了本身有進行恐怖活動的前科(例如北韓炸毀南韓客機、利比亞炸毀泛美客機),也包括它們可能支持境外恐怖組織。伊朗以(美國眼中的恐怖組織)真主黨為境外羽翼制衡以色列,為典型例子。但這類合作畢竟屬於傳統國家框架,真主黨的宗旨是奪權,有自己一套意識形態,並非要和世界玉石俱焚。假如「支持恐怖組織」僅此而已,美國是不擔心的。

進一步是主權國家在境外成立支部,以「非政府組織」名義活動,負責文攻武嚇,以配合母體利益。由於這些行動表面上和母體無關,美國要直接打擊「國家主導的非國家個體」,就大費周章。例如越戰期間,南越有越共游擊隊,而北越胡志明政府雖然派遣大量軍人到南方,卻不斷強調和游擊隊無關。不過北越的目的是國家統一,美國發現不值得繼續扶植南越,就會放棄,依然不會演變成全球危機。

但假如北韓在海外建立一個支部,名叫「ISIS」也好、「KimKim」也好,隨便弄一個傳統國家利益以外的使命(例如反全球化),後續發展,就令人防不勝防。北韓既然有能力發展核武,也不難輸出核武,單是把少量核原料輸出到海外支部,就足以威脅全球。假如製造小型核武交,給這組織存放,在生死關頭威脅在境外引爆,這才是全球危機。這類電影情節,恐怕早晚在現實社會出現。

這不禁令人想起《蜀山劍俠傳》的情節,有一位星宿海老魔,正是以這戰略橫行天下:「那魔頭不特魔法甚高,人更陰險狡詐,早算出將來大劫難免,除以全力加緊防備而外,並用三甲子的苦功,在星宿海西昆侖絕頂施展魔法,將黃河等幾條大江大河的水源,以極高魔法禁製。到時只要真遇強敵,自知不是對手,立將水源震開,把整座星宿海全都毀去,使大地山河齊返洪荒,宇宙重歸混沌,本身也與同歸於盡,以消惡氣。這等作法,對方不論多高法力,也必投鼠忌器,決不敢迫他鋌而走險,造此亙古未有的無邊浩劫。」

北韓製造核武,確是為了自保。普京說得對:制裁是沒有用的,北韓情願吃草,也不會放棄核彈。但有了核武後,會否成為「盡責任核國家」,還是以核武進行「核敲詐」,卻不是以自己的意志為依歸,而是一個互動結果。昨天談過,國際關係新現實主義開山祖師Kenneth Waltz認為,一個國家這麼辛苦弄來核武,假如隨便使用,反而會失去自保的原意,因此必會慢慢正常化,所以其他核大國根本不需要千方百計令其棄核。但假如真的有國家千方百計要新興核武國家棄核,那又如何?這卻不是Kenneth Waltz預計到的。新興擁核一方為了抗衡,恐怕加強「自保」範疇,把核武的震懾力,延伸到境外恐怖主義層面,也是情理之中。面對這樣的對手,特朗普又可以怎樣呢?

小詞典:Kenneth Waltz (1924-2013)

國際關係「新現實主義」(Neo Realism) 、又稱「結構現實主義」學派創始人,長期任教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1979年出版《國際政治理論》一書,成為殿堂級著作。Waltz 認為國家雖然如傳統現實主義所言,追求利益最大化,但國家安全最大化也是「利益」的一種,因此不會盲目為了奪取土地、財富,就運用自身的所有實力。當每個國家都這樣計算,國際社會雖然無政府,卻會出現種種互動之下的「結構」。核武時代的恐怖平衡,正是「結構」之一。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9月7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