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 背景脈絡

中東經濟學者談伊朗全國示威的經濟因素

伊朗自去年年尾開始出現全國示威,這個神權國家再次陷入動蕩之中。美國麻省布蘭戴斯大學的經濟學教授Nader Habibi在《The Conversation》撰文比較這次示威與該國在2009年的一次抗爭(又稱綠色革命)。這次示威是由經濟問題觸發,而2009年的示威則主要是選舉問題。

Immagine 192

成因、階級、地域、外國反應的分別

2009年伊朗經濟上與西方的關係較為明朗,在油價帶動下得到13.4%的經濟增長,但與油業無關的產業,並沒有得到太多好處,只有3.3%,而且一般人民享受到的好處十分有限。現時伊朗全國失業率達12%,Habibi指,在二三線城市數字更加高,特別是大量失業大學生以及低薪工人,是這次抗爭的主要組成力量,而且蔓延全國大部份地區。

2009年的抗爭,主要是中產階級參與,而且限於首都德黑蘭和個別大城市。近月伊朗傳出不少官員貪腐、用人唯親的消息,也觸發了民憤;而伊朗在人民經濟情況麻麻的情況下持續介入敘利亞、伊拉克和黎巴嫩等地,也耗盡大量資源,令人民更加不滿。

另一個不同的地方,是伊朗官方對示威的態度。這次的伊朗軍警暫時相對克制,Habibi認為是人民的經濟拆求較易得到官方的理解,而德黑蘭政權的官員也有空間表達一定同情;而2009年的示威則遭遇更強硬的鎮壓。

至於美國的反應也非常不同。2009年的奧巴馬政府十分克制,沒有和應;這次特朗普則在Twitter上大力支持伊朗人,而且在國際上尋求更多支持去批評伊朗,引來中國和俄羅斯的反對。

預料體制問題難解

Habibi預計這次抗爭不會改變到體制結構,但可以帶來一些短期轉變,例如年度預算的改變。但他認為官方不應人工改變必須品的價格來取悅民心,因為這樣長期會出現預算赤字和通漲,較好的方法是政府補貼低收入族群。

但由於最高領袖哈梅內伊只能在經濟著墨,但其政治體制卻是造成很多任人唯親(Nepotism)的情況,而引爆民怨,因此預期類似的抗爭在未來將會持續出現。

關於作者

《平行時空》編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