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報財經新聞 分析評論 沈旭暉專欄 非洲

【沈旭暉專欄】暴發能源大國安哥拉的政壇大地震

Written by 沈旭暉

近年最炙手可熱的新興能源大國名單,必然包括中國在非洲的重點發展對象安哥拉,當地近來發生的政潮,卻鮮為華文媒體關注,值得我們補充一下。去年9月底正式履新的安哥拉現任總統洛倫索 (João Lourenço) ,並未如外界預期般淪為前總統強人桑托斯 (José Eduardo dos Santos) 的傀儡接班人,反而大刀闊斧整頓「前朝勢力」,過百名身居要職的桑托斯親信已遭撤換。桑托斯此前控制安哥拉黨政大權長達38年,洛倫索持續進行中的奪權行動,向當地政壇投下了重磅炸彈,而且很有其他大國「反貪腐」的影子。

隨著2002年內戰結束,百廢待興的安哥拉迎來了「黃金十年」,深海油氣田的開採漸入佳景,石油出口總量激增至與「黑非洲」最大產油國尼日利亞不相伯仲。受惠於國際油價攀升,這段時期安哥拉年均經濟增長率高達10%,一時成為國際投資界的成功模範。可惜這種經濟成就只憑單一產業支撐,國家超過九成的出口收入、近半的總收入都源於石油,一旦油價下跌,全國經濟就立刻受損。與此同時,安哥拉國內貧富差距在「黃金十年」迅速擴大,國內生產總值雖然在「黑非洲」排名第三,卻依然有超過1/3國民處於貧窮線之下,不少人繼續生活在缺乏足夠水電供應的環境。石油的豐厚利潤被集中在極少數權貴手中,桑托斯自然身居整座金字塔的頂端。

2016年,時年74歲的桑托斯為了回應「世代交替」呼聲,欽點時任國防部長兼執政黨副主席的洛倫索,出戰翌年大選。一方面,桑托斯認定洛倫索的公眾知名度偏低,便於控制;另一方面,桑托斯早在數年前開始佈陣,讓次子菲洛梅諾 (José Filomeno dos Santos) 出任安哥拉主權基金主席,把國營電視台批給另外兩名小兒子管理,更讓長女伊莎貝爾(Isabel dos Santos) 出任安哥拉國家石油公司 (Sonangol) 總裁,而這家企業掌握了安哥拉政府的經濟命脈。

如今洛倫索在短短數月間,居然一律解除了桑托斯四名子女的公職,完全出乎安哥拉朝野的意料。這場紙牌屋遊戲尚未結束,桑托斯至今依然是執政黨黨魁,握有相當實權,如果其派系拒絕接受政治現實、放手一搏反擊,恢復和平才16年的安哥拉,恐將陷入新一輪僵局。另一邊廂,安哥拉反對派也對洛倫索的「奪權」動機不無疑問,擔心他只是掛著「政治改革」之名,收編民意,搶奪反對派的道德高地,將來成功後,很可能只是換上自己人,去操控一模一樣的腐敗權力體系,所以也不敢全力支持,打擊此刻的共同敵人。

目前洛倫索正展示其改革、肅貪的「誠意」,破天荒公開申報國家元首本人的家庭資產,又醞釀「強制非法留存海外的國有資產回歸」等新政。不少反貪措施的另一個目的,確是要挽救危機四伏的安哥拉經濟:自從2014年國際油價急瀉,觸發安哥拉陷入持續至今的嚴重財政危機,國庫收入暴跌超過一半,情況有可能惡化至南美產油國委內瑞拉的絕望地步。因此國際投資者對洛倫索寄予厚望,期待他能收回被菁英侵吞的國家資產,改善營商環境,並憑著高民望帶領民眾繼續接受緊縮政策,令安哥拉免於淪為國際資本無法生財的「委內瑞拉式」荒漠。單從這角度而言,洛倫索為免「委內瑞拉化」,真誠搞改革,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小詞典:安哥拉民主改革

隨著「黃金十年」到來,安哥拉總統桑托斯著力擺脫過去共產時代的一黨執政形象,在手握國家經濟命脈和輿論喉舌的前提下,通過2010年新憲法,形式上兌現了「黨政分離」等民主承諾。執政黨在歷次民主選舉均順利保住政權,但這套制度也為洛倫索發動「變相政變」埋下伏筆。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8年2月7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