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關係會客室

「前進」運動打造新一代法國政壇生態

Written by 沈旭暉

在一年前,馬克龍在法國仍是寂寂無名,卻在剛剛過去的法國總統選舉中一鳴驚人,成功當選。他的成功除了因為自身的政治理念和管理能力,其中最居功至偉的莫過於其競選團「前進」運動(En Marche!)(已升格為政黨,取名共和前進黨)致力推廣各方共融的政治理念。

「前進」在去年才成立,日前已升格政黨,成立之初是一個以公民為主由下至上的進步主義社會運動。在法國各地,「前進」已有5000個委員會分部;而在中國各地亦設有委員會分部,當中包括香港、深圳、上海和北京等城市。只要有法國社群的地方就有「前進」委員會分部。與傳統政黨不同,「前進」委員會分部不是由「前進」領導層下令成立,而是當地居民自發組織,再由「前進」批准即可,突顯其平民參政的核心目的。

今次有幸訪問在港居住及工作了兩年半的「前進」香港委員會分部(下稱香港分部)發言人Sandrine Virginie Hilaire,了解她對「前進」香港分部的看法,以及該黨如何使中間派的新一代法國政壇新秀崛起及如何影響法國政壇生態。

訪問者:沈旭暉(Simon, S)

受訪者:Sandrine Virginie Hilaire(Hilaire, H)

整理:張伊婷

S: 什麼因素令你離開法國而選擇在港工作?

H: 我從小熱中東方文學,喜愛閱讀例如村上春樹的作品;相比起東南亞的婆娑樹影,我更鍾愛香港五光十色的大都會形象。畢業後,曾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當律師,但長期在法國工作和生活令我對當地的傳統精英主義感到反感。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因為非牟利機構工作的機會來到香港,從而感受到香港是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充滿活力。每個地區都有其特色,香港地方雖小,但十分多元化,所以我很喜愛香港這個大都會。

S: 當初你是如何接觸「前進」?有什麼原因驅使你加入其香港分部?

H: 10年前我曾是獨立民主聯盟(Union of Democrats and Independents,UDI)的成員,可是我認為他們未能真正讓大眾發聲,因而退出。相反,「前進」是一個以人民為主,真正讓大眾發聲的運動。我出身於基層,因政府的政策而獲得教育,獲得向上流的機會,今天的成功可說是法國政府的功勞。當我有能力時,也應飲水思源,為人民服務,而馬克龍和他的共和前進黨就正正以人民為先,以及有積極求變的態度及決心。所以在馬克龍宣布競選的同時,我亦申請成為香港分部發言人,為「前進」盡一點綿力。目前也在爭取黨內提名,競選海外選區的國會議員議席。當然,我亦歡迎及支持其他黨員一起參選爭取黨內提名。

S: 馬克龍選上總統,他把「前進」運動政黨化並更名,當中有什麼原因?

H:「前進」運動原本是以一個競選團隊的形式運作,嚴格上並不是一個政黨。在馬克龍成為總統後,為了能把他的政治理念得以實踐,「前進」運動最近改組為正式政黨,並更名為共和前進黨(Republique en Marche),把帶有「前進」以及共和、與民共治的理念更準確地傳達給擁有同樣理念的大眾。

S: 共和前進黨有多少成員?

H: 共和前進黨現時在法國有近2.5萬會員,在香港亦有200會員。我們在亞太區設有多個分部, 地點包括北京、上海、南寧、東京、馬尼拉、河內、印度等不同國家及城市。

S: 為何要在香港設立分部?

H: 香港是我們在亞太區首個設立的分部。因為香港是法國人到亞太區生活的熱門城市之一(居港法國人約有2萬人,亦是香港第5大的海外國籍人口)。近年,在香港生活的法國人群體的組成結構產生了轉變,除了由法國公司外派到港工作的專才外,也有不少因為看準了香港在亞太區的優勢和商機而來香港創業的年輕人。除此之外,當中也有不少來港作工作假期的年輕人。他們在香港形成一個龐大的法國社群,這對於我們來說是策略性的關鍵,但這卻是其他黨派未有考慮到的部分。我們透過一連串的活動及工作坊,與香港法國僑民有更多互動,令更多法國選民和本地社群明白到「前進」運動的政治理念。我們亦樂於聽取他們的意見,把接觸各群體得來的數據給總部作出分析並制訂相應競選策略。這就是為何大選結果顯示94.16%的居港法國選民在次輪投票中支持馬克龍的原因。

S: 共和前進黨的政治理念有何特色?

H: 共和前進黨有別於法國政治光譜中不屬任何傳統政治陣營,也不是定義上的左右派別。與其把國家分成不同派別,繼而互相分化,何不把共和前進黨建構成為大家的橋樑,將所有希望為國家出力的人都團結起來呢?尤其是在現時經濟和政治環境下,我們更需要團結一致使國家發展得更好。

我們允許雙重黨籍,這是法國政黨史上鮮有的做法︰不論是左中右派,只要認同我們的理念,即使已有其他黨籍,我們都歡迎其成為共和前進黨會員。可惜,因為現存法例的問題,總統和國會議員參選人只可以有一個黨籍,只有在這個限制下我們不接納已有其他黨籍的共和前進黨會員成為參選人。

海納百川組閣不問派別

S: 你認為共和前進黨和香港分部未來將向哪方面發展?

H: 共和前進黨秉承「前進」運動的核心價值,以民為先。「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法國現時需要的不是傳統精英,而是一個可以帶領大家走出困境的變革。單靠精英管治有機會使上位者腐化,忘記初衷,進而令國家發展變得一蹶不振。相反,如果有一個能海納百川的黨派,並為不同階層發聲,長遠對國家利益有一定的幫助。正因為這理念,我們認為在組織新一屆內閣班子時亦有機會考慮不同派別,以便在議會增加不同的聲音。我相信法國左中右派之間的界線亦有機會在5年後變得模糊,當然,不同政黨的存在仍對整個政治生態很重要。我們現在會有至少5年時間向各方宣揚共和前進黨的理念。

在香港方面,我們希望從不同渠道接觸更多不同的社群,其中不僅居住在香港的法國人,還有旅居法國的香港人,甚至香港本地社群。我們想要讓大眾認識共和前進黨,也讓法國和香港人互相了解對方的文化。我們亦想了解更多不同人的聲音及訴求,藉此真正實踐與民共治的核心理念。

S: 你覺得歐洲民粹為何興起?

H: 上星期五參加了一場有關歐洲和民粹主義的座談會,我認為座談會上陳秀琼博士(浸會大學歐洲研究社會科學助理教授)的研究說出了事實︰民粹主義是一種病態。當精英管治未能成功管理好國家,民粹主義便像病毒一樣蔓延。其實法國的情況亦相似,國內正面對着經濟和民生問題,使民粹主義在近幾年升溫。但經過這次選舉,我認為應該會令人民意識到改變的重要。所以我深信馬克龍上台後能把撕裂已久的社會重新縫合,把精英和人民團結起來。雖然這是馬克龍上任後最艱難的任務,但我相信他會盡一切辦法為法國帶來正面的改變。

原載於信報財經新聞 2017年5月13日

關於作者

沈旭暉

國際關係學者,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副教授、全球研究課程主任,《信報》主筆(國際),喜愛音樂、電影、旅遊、文化和生活品味,遊走於世界不同角落。